中国正处于第二次社会主义改造时期

时间:2018-09-22 13:17 浏览:177 次

科技进步带来的生活变化,让人们容易忽视社会的其它变革。今天的中国正处于大变革之中,这种变革的性质类似历史上的1953年,但又超越1953年。


经过1949年建政之后的国民经济恢复,随着朝鲜战争的结束,1953年中央决定,用十到十五年时间,对中国进行社会主义改造,到1963-1968年左右,中国正式进入社会主义建设时期。


社会主义改造,遵循马克思主义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原理,主要就是对经济基础的改造。所以社会主义改造时期也就是社会主义过渡时期的总路线,叫“一体两翼”或“一化三改”,即对个体农业、手工业和资本主义工商业进行社会主义改造。


马克思对于人类社会形态的划分,封建社会之后是资本主义社会,资本主义社会之后才是社会主义社会。而像苏联、中国都是在资本主义没有充分发育的情况下,通过革命的手段直接从封建社会跨入社会主义社会。所以理论界一直存在社会主义国家“早产论”、“补课论”等论调。


事实上,无论是苏俄还是中国,都是用社会主义过渡时期的社会主义改造这一事实来回应了“早产”“补课”的论调。问题是,原来准备十到十五年的社会主义改造时期,中国只用了三年就基本完成了。到1956年,中国宣布正式进入社会主义建设时期。


所以今天有学者或政治家,在谈及因为社会主义改造时期的仓促冒进,给后来社会主义建设带来的影响,深为遗憾。


但是,从1978年开始,在邓小平等老一代无产阶级领导下,中国启动了伟大的波澜壮阔的改革开放进程,连续四十年的高速发展,就基本完成了原来预计的七十年的目标,即2050年的目标。这时温习邓小平同志提出的“基本路线要管一百年,动摇不得”,就应该未雨绸缪,思考一百年后怎么办。


党的十三大,提出了著名的“三步走”战略,2000年解决温饱,建党一百周年即2020年,解决小康,建国一百周年即2050年建成发达社会主义国家,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。


当时预计的中等发达国家水平,就是人均GDP一万美金左右,汽车进入千家万户。而现在的中国,即将到达这一关口,也就是2050年预计的目标,提前三十年实现了。


经过四十年改革开放,中国工业化水平和企业发展程度早已脱胎换骨,不再是落后的社会生产力和作坊式存在。中国事实上已经具备建设理想的社会主义条件,中国进入第二次社会主义改造时期已经成熟。


2


相对于上一次社会主义改造,这一次社会主义改造有几个新的特点。


一是改造时间上不急于求成。不设置改造时间长度,而是遵循发展规律,做到水到渠成,自然过渡。正因为要水到渠成,自然过渡,所以即使中国处于第二次社会主义改造时期,也不成文、不宣传,而是以信仰引领,组织推动,政策导向,朝着目标坚定前行。


二是改造内容上更加全面。不仅仅是经济基础,也包括上层建筑。所以按照“四个全面”的战略布局、“五位一体”总体布局,这一次社会主义改造,包括社会主义经济、政治、文化、社会等方面全方位的改造。


三是改造的领导上要鲜明突出。上一次由于特殊历史时期,社会主义改造没有大张旗鼓地强调党的领导,所以在社会主义改造基本完成后的1957年,发生了反右斗争,最后因为反右扩大化,伤害了党和知识分子的关系。这一次特别强调党是领导一切的,以达成全民共识。


四是改造的具体方式更加灵活。经过建国七十年包括改革开放四十年的经验和思想积累,原来的理论会被扬弃。如纯而又纯的公有制模式不会复活,对市场经济不会否定,关起门来搞建设的做法不会重演。


3


事实上,今天的中国正处于第二次社会主义改造时期。


表现在经济领域,就是毫不动摇地发展国有经济,通过有别于上一次公私合营形成的纯公有制的“混合所有制”改革,既鼓励民间资本进入国资领域,也支持国有资本参股控股民营企业。特别在一些民营企业遇到经营困难,可能造成大量失业引发社会动荡的时候,富有担当精神的国有资本开始收购民营企业,这在今天的上市公司中已不乏鲜见。如今年7月9号,金一文化控股实控人钟葱钟小冬兄弟一元钱卖掉了市值近9亿的股份,而买家是海淀区国资委下属企业。


表现在政治领域,就是要进一步实现权力公有制。世界社会主义实践证明,只有生产资料的公有制,没有权力公有制,会出现富有的权力阶层、特权集团,社会主义建设会出现严重问题。为之,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两个问题要同时解决,解决方法就是继续打造一个超越利益拥有信仰的马克思主义政党,为之党的政治建设要放在首位,党要领导一切,党的建设要全覆盖,无死角。特别在新经济组织,即私营企业、外商投资企业、港澳台商投资企业、股份合作企业、民营科技企业、个体工商户、混合所有制经济组织中,要成立党组织,在新社会组织,即社会团体和民办非企业单位中,也要成立党组织。在进行经济改造同时,通过全面从严治党、全面依法治国和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,如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的选任显然不同以往,最终既做到权力公有,也做到资本公有,正是中国未来社会主义的发展方向。


表现在文化领域,改变文化自卑和意识形态领域的放任现象。在涉及到意识形态方面,要敢于亮剑,统一思想,形成强大的正能量。如像“反骨”这样的乐团,只能改名为“正骨”乐团,才能进行公开巡回演出。要彻底扭转事实上存在的对西方的文化自卑,传承传统文化和红色文化基因,讲好中国故事,传播中国声音,展现中国形象,营造文化自信的氛围。要进一步规范媒体特别是自媒体管理,全面做好舆情引导。


表现在社会领域,建立党领导下的社会治理模式,所有NGO都要接受党的领导,借鉴北京朝阳群众经验,充分发挥社区和群众共建共治优势。在精准扶贫完成后,全面开启免费教育、免费医疗、免费养老三免费工程,同时政府给全体公民免费提供基本的生活必需,通过更好的社会保障和社会福利,免除全体国民的后顾之忧,化解民众反映强烈的贫富差距过大、生活成本太高负担太重问题,建立和谐美好社会,在民生保障上体现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。


在这次社会主义改造时期,特别要教育民营企业家,如果没有党和政府的包容和支持,企业不可能发展壮大。如BAT等大型互联网企业,国家在网购税收上的豁免,在涉及金融创新上的支持,在游戏领域上的宽容等等,这些国家赋予的政策、制度红利是应该惠及全体国民的,事实上惠及了企业背后形形色色的股东,如果诸如此类股份制企业不能进行混合所有制改革,国资长期缺位,本身就背离了公正公平原则。


共产党人从来不屑于隐瞒自己的观点和意图:消灭私有制。这里的私有制,不仅仅是经济上生产资料私有制,也包括政治上的权力私有制。在总结了百年来的社会主义实践得失基础上,要同时实现生产资料公有制和权力公有制的“双公有制”。因为资本一旦公有,而权力依然私有,人类就会进入法西斯主义,成为权力待宰的羔羊;而权力一旦公有,而资本依然私有,人类就会进入羊吃人社会,成为资本的奴隶。


把权力和资本都要关进制度的笼子,让人民既不受资本的剥削,也免于权力的恐惧。通过第二次社会主义改造,一个新的经济形态和政治形态的未来中国,将会展现社会主义的崭新魅力,引领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走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