荣大一姐:国企改革前要算一笔总账

时间:2018-10-26 16:33 浏览:35 次

这几天国务院提交给人大的《2017年度国有资产管理情况的综合报告》提到:去年全国国有企业资产总额183.5万亿元,国有资本及权益总额50.3万亿元,境外总资产是16.7万亿。


光看数字可能不直观,如果跟目前A股总市值30多万亿做个对比,就比较一目了然了,每天惹亿万人欢喜亿万人忧的A股,也不过是国有企业总资产的五分之一。从数字看,确实可以很骄傲的说,国企改革40年,“成果大”、“家底厚”。


但很多事情经不起算细账,国企的问题是摊子大,花钱的地方也多,为国家赚钱只是任务之一,国企还有一堆政策性职能。


这一点在朱镕基时代的国企改革中就是“阻碍”,1997年之前,国有企业每年要负担2740亿元的职工服务、社会事业、养老金等费用。而1997年1至9月份的国有企业利润总额仅有226亿元,因此朱镕基时代的国企改革的杠杆之一就是帮国企“卸包袱”,比如裁撤冗员,剥离非经营性资产等。


但最近十年来,国企的一些包袱没有减下去,另一些包袱还给加上了。

2014年,国资委和国务院研究中心做过一次摸底调研,央企拥有的社会职能机构仍然大概8000多个,每年支出大概需要800亿元,地方国有企业每年在社会职能上的支出更是有1000亿元。


这几年国企还有最重要的一个职能是“国有资产划拨社保”。按社科院的数据,保守估计目前社保缺口已达到10万亿,中金公司做过测算:如果把国有企业股权每五年划拨10%给社保基金,到2030年划拨到40%后保持不变,那么分红收益折现后才可以基本抵消转轨成本。


除给社保填缺口,国企还有另两项新的重要任务。一个是一带一路,一个是扶贫。商务部网站的文章说,与“一带一路” 相关的海外投资有六成是由国企进行的。而根据投资银行Grisons Peak的数据,去年我们光在海外港口项目的投资就将近100亿美元。


在扶贫上,国企更是给推到了“要承担更多扶贫开发任务”的位置,截止到去年仅央企在扶贫上累计完成的投决以及立项项目已经将近100个,涉及金额也超过了100亿元。


相比之下,国企上缴的利润对财政收入的贡献并不高,14年到16年,国企上缴利润分别占当年财政收入2%、4%、3%。


但特殊的负担,也可以是特殊的蜜糖。2011年天则经济研究所在《国有企业的性质表现与改革》报告中提到:94年到06年,国家财政用于国企亏损的补贴超过3600亿元。而且财政补贴在97年国企改革后并没有停止,根据上市公司年报,2012年的时候,总共500多亿政府补贴,有七成流入国企。仅中石油一家,在2012年到2015年上半年之间,获得的政府补贴就有340多亿。


不光可以直接拿钱,国企还有各种隐性补贴。


社科院经济所刘小玄研究认为:国有及控股企业实际利息率为0.016%,而个人及控股企业实际利息率为0.054%,按5.4%融资费率进行测算,国有企业在2001至2008年间利息少支付的费用为2.8469万亿元。除了资金优惠,国企还有土地优惠,国企手里握有握有划拨的土地,而这些土地如果以工业用地价格的3%计算,2001年-2008年国有企业应缴纳的地租大概接近3.5万亿。


《国有企业的性质表现与改革》报告里总结说: 2001-2008年,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少计算或者少缴纳成本总额加上补贴,包括少支付的利息、地租、资源租,以及亏损补贴,总计是6.4767万亿,远远大于当时国企4万多亿的企业利润总额。


而这还没有剔除掉垄断带来的竞争优势。


帐算完,其实就知道国企改革改了几十年,家底其实没多么厚,而包袱却还是很重。


最近副总理、央行以及国资委都在密集高调的提国企改革,原因大概可以用周其仁的人来解释:中国的国企改革,差不多就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改革的全部。


而这句话反过来理解,也可以说,国企改革停滞,差不多就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改革的停滞。